當前位置: 首頁>專題

京山輕機為何差錢

作者:《支點》記者 林楠 實習生 崔澂點擊次數:932   發布日期:2019-07-04

核心提示:因為幾個并購項目,營業收入突破20億元,但增收不增利。

 

京山輕機生產車間

 

對京山輕機來說,2018年業績只是表面風光。

雖然營業收入因為幾個并購項目突破20億元,同比增長46.36%,但增收不增利。

凈利潤同比下降6.08%,好在還有1.44億元。反映主營業務經營能力的扣非凈利潤下滑就慘了,同比下降123.95%,且從正變負虧損0.32億元。

不僅如此,幾個并購項目因為業績未達預期,使得它計提商譽減值損失1.54億元。為了換取流動資金,它的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辦理質押和擔保信托登記的股份數已占其持股總數的70%,如果二級市場表現低迷,股票價格跌至平倉線以下,且無法進行補倉、補充抵押物等操作,就會存在質押平倉的風險。

5月23日,深交所針對以上多個問題對京山輕機發出了年報問詢函。6月7日,京山輕機發布公告進行了回復。

支點財經綜合梳理了相關資料并采訪了業內人士,試圖還原京山輕機“被發問詢函”過程始末。

 

“新舊”并購項目業績未達預期

 

2018年,京山輕機營業收入大幅增長,主要得益于兩個新增并購項目。

其一是主營機器人視覺系統的深圳市慧大成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慧大成”),京山輕機從參股公司變成了控股公司。

早在2015年,京山輕機就入股了深圳慧大成,2016年和2017年兩次對其增資后,持股比例增至31.6%。2018年5月1日,京山輕機又對深圳慧大成增資5000萬元認購7.41%股權,同時以9672.75萬元受讓了其他股東持有的14.33%股權。至此,京山輕機持有深圳慧大成51%股權,并形成非同一控制下合并。

其二是專業從事光伏組件自動化設備制造的蘇州晟成光伏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州晟成”) 。2018年1月1日,京山輕機以8.08億元交易價格全資并購了蘇州晟成。因此,蘇州晟成也被納入合并范圍。

自被收購日起截至2018年底,慧大成實現營業收入7430.07萬元,蘇州晟成實現營業收入5.97億元,兩者營業收入占京山輕機營業收入的29.84%。

凈利潤和扣非凈利潤下滑的原因之一,是部分“新舊”并購項目業績低于預期。

其中,按照并購約定,新并購的深圳慧大成2018年扣非凈利潤應不低于5000萬元,實際為3015.45萬元。

京山輕機2014年以4.5億元交易價格全資并購的——主營自動化生產設備以及精密件的惠州市三協精密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惠州三協”),雖然以123.23%比例完成了2014年-2016年的業績承諾,但2018年業績出現大幅“跳水”。營業收入從上一年的4.41億元下滑至2.64億元,凈利潤從9786.37萬元下降至2391.54萬元。

此外,主營數碼打印控制系統的武漢璟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漢璟豐”)——京山輕機2017年以8200.4萬元交易價格并購了其63.08%股權,當年就未完成凈利潤不低于1000萬元的業績承諾,實際為840.85萬元,到2018年更是只有324.91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京山輕機凈利潤和扣非凈利潤差距如此之大,主要因為控股深圳慧大成之前持有的其股權,按照控股購買日的公允價值計量,獲得了投資收益1.27億元,這項收益并不具有持續性。

由此引發了業內人士對京山輕機是否能夠持續盈利的擔憂。

 

計提商譽減值損失1.54億元

 

多個并購項目業績未達預期,導致的計提商譽減值損失,更是加重了這一擔憂。

京山輕機公布的信息顯示,2018年對深圳慧大成、惠州三協和武漢璟豐計提商譽減值損失共1.54億元。

雖然和其他公司動則幾十億元的“商譽大爆雷”相比,這一數字并不算多,但占京山輕機原商譽賬面價值的10.81%。

也有人因此提出,蘇州晟成會不會也存在商譽減值準備的情況?

按照并購約定,蘇州晟成2018年凈利潤應達到7109萬元。京山輕機公開的信息顯示,蘇州晟成2018年實現扣非歸母凈利潤9003.46萬元,超過了2018年度盈利預測目標,不存在商譽減值現象。

那么,存在商譽減值現象的這些并購項目,又該何去何從?

不難發現,京山輕機并購的這些項目均屬于高端智能裝備制造的范疇。眾所周知,京山輕機以包裝機械設備起家,自1998年在深交所上市后,多年營業收入未能突破10億元,凈利潤和扣非凈利潤未能超過1億元。

為了做大規模,自2014年起,便提出了要形成高端智能裝備制造為主的發展格局,并走上了并購之路,打出的策略是將自動化生產設備品種進行拓展。于是,惠州三協、武漢璟豐、蘇州晟成、深圳慧大成相繼被并購,相關專業設備可以應用在包裝、印刷、3C、食品等十多個行業。

“應該說這些項目還是能賺錢,只不過有些項目業績相對進入了瓶頸期。”一位證券行業投資經理對支點財經記者說,“現在要做的就是從各個行業去分析,有沒有一些突破瓶頸的辦法。”

的確,惠州三協業績雖在下降,至少還在盈利;武漢璟豐凈利潤雖在減少,營業收入卻在同步增長;深圳慧大成業績雖未達標,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上漲。

京山輕機也意識到了問題,表示將加大各個項目新產品推出力度,使之帶動相關業績增長。

 

融了13億多還是差錢

 

京山輕機讓業內人士擔憂的另一個問題是,控股股東股權質押比例過高。

截至今年5月20日,京山輕機控股股東京山京源科技投資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動人京山輕機控股有限公司,合計持有約1.38億股股票,占公司總股本25.72%。

其中,質押股票約5789.04萬股,占他們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41.82%;辦理擔保及信托登記股份為3900萬股,占他們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28.18%。

因此,京山輕機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辦理質押和擔保信托登記的股份占其持股總數的70%,占公司總股本的18%。

“這個比例已經比較高,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基本沒有多少股票可以再質押了。”上述投資經理說,一般而言股權質押比例越高,代表這個公司就越缺錢。

是因為并購項目支出過大?

支點財經記者統計發現,前文提及的4個并購項目合計交易價格為15.57億元。不過,多個并購項目是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方式進行。在此期間,京山輕機通過定向增發方式共獲得了13.51億元的融資。同時,從2014年-2018年,京山輕機累計獲得凈利潤超過4億元。

以此計算,京山輕機應該不太差錢。

然而,截至2018年底,京山輕機貨幣資金余額為6.57億元,短期借款、長期借款、應付債券合計余額5.76億元。如果算上運營資金需求,極有可能出現貨幣資金水平與資金需求不相匹配的情形。

業內人士評價稱,歸根結底仍是并購項目業績未達預期造成。

支點財經記者還注意到,為了打造高端智能裝備制造生態圈,京山輕機近年來也在自我培育一些項目,這也使得資金更為“吃緊”。

2016年,各出資2082萬元,與合作方成立了湖北鷹特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和湖北英特搏智能機器有限公司(以下分別簡稱“鷹特飛”和“英特搏”)。目前,京山輕機在這兩家公司中的持股比例分別為51%和43.72%,他們主要研發、生產、銷售無人機和康復機器人系列產品。

同期,京山輕機還出資1000萬元,在武漢成立了全資子公司武漢深海弈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海弈智”),重點發展工業機器人、服務機器人等業務。

這些業務還未貢獻利潤。鷹特飛和英特搏近年來營業收入均只有幾十萬元,兩者累計虧損在1000萬元左右,京山輕機未公布深海弈智的相關收益。

按照京山輕機制定的戰略,未來還得有所投入。

如此看來,控股股東股權質押比例過高的問題一時還無法解決。(支點雜志2019年7月刊)

105亿传奇电子书
北京时时存在吗 分分彩后三直选技巧 扑克三公手法教程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重庆肘时彩历史最大奖 足球投注app哪个好 投注比例 北京pk10七码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 历史记录 彩票刷流水兼职 重庆时时彩计划群 新时时购经验 蚂蚁博士计划时时彩 宋威龙哪个娱乐公司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有赢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