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公司

東方金鈺“打補丁”

作者:《支點》記者 肖麗瓊點擊次數:809   發布日期:2019-07-04

核心提示:東方金鈺的年報修正科目,大多與上交所問詢函中涉及到的財務數據有關。

 

 

在收到上交所年報問詢函一個月后,東方金鈺的回復終于出爐了。

6月11日下午,東方金鈺發布公告,就5月10日收到上交所關于該公司2018年年度報告《問詢函》中提出的19個問題,一一作出回復。

此前,東方金鈺先后兩次發布2018年報修訂公告,將年報中錯漏之處作出修改。在第2次修訂中,修訂的項目更是多達32處,部分財務數據變動較大。

支點財經注意到,因上交所問詢函中大部分問題是在追問公司財務現狀及經營狀況,東方金鈺此番回復也透露了管理中存在的一些問題。

盡管背負巨債被列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東方金鈺被拖欠的賬款和貸款也達到十幾億元。

 

年報數據被大打“補丁”

 

盡管是在年報披露截止期的最后一天才披露,但東方金鈺的年報依然錯漏頻出,東方金鈺也因此收到了上交所監管函。

于是,在回復上交所的年報問詢函之前,東方金鈺還要忙于為年報“打補丁”。

5月7日,東方金鈺發布了《2018年年度報告(修訂版)》,5月31日,又發布了《2018年年度報告(修訂版2)》(以下簡稱“修訂版2”)。

支點財經發現,僅在修訂版2的說明公告中,修訂內容就多達32項,不乏一些“低級錯誤”。

例如,在“利潤表及現金流量表相關科目變動分析表”中,原年報將“財務費用”和“銷售費用”的數據寫反了;在“采用公允價值計量的項目”中,“2018 年交易性金融負債公允價值變動損益”應為-313.35萬 元,原年報寫為-3133.35萬元,數值擴大了近10倍;公司的“公允價值損益變動”實為“增加”,但是,原年報寫為“減少”。

此外,原年報中還存在一些數據單位的濫用,以及表述重復的語句等等。

近幾年,上市公司財務真實性成為監管機構關注的重點。東方金鈺的修正科目,大多與上交所問詢函中涉及到的財務數據有關。

例如,在上交所對公司“其他應收款”相關數據提出質疑后,公司對該項下的“押金及保證金”等6個科目的期初賬面余額均作出調整,導致其他應收款的總額從1.12億元減少為3157萬元。

在問詢函中,上交所還要求東方金鈺回復計提存貨減值準備是否充分。東方金鈺自查該項目時發現,存貨賬面余額實際應為89.34億元,比原年報多出2600萬元。

原年報披露,截至 2018 年末,東方金鈺發放貸款余額 8.71 億元。上述貸款已全部逾期,計提減值 914.7 萬元。問詢函要求說明上述計提減值準備的原因和合理性。

在修訂版2的修訂說明中,東方金鈺將上述貸款計提減值準備的金額大幅修正為2.18 億元。大幅增加計提減值準備,會導致資產減少。然而,支點財經對比東方金鈺前后三個版本的年報數據以及審計報告數據發現,其資產總額、發放貸款及墊款的數據并未隨之修正。

 

“老賴”也被賴了十幾億

 

除了財務真實性,上交所問詢函中涉及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的問題均十分具體。

2018年度,該公司營收銳減68.08%,其解釋稱這主要是因為賬戶被凍結、經營環境限制所致。上交所遂要求其披露,公司前10大收入賬戶的收入金額與上年同比的情況,以說明賬戶凍結對公司生產經營的影響,和擬采取的具體應對措施。

從東方金鈺披露的數據來看,賬戶凍結似乎背不動營收銳減這個“鍋”。

支點財經注意到,其公布的前10大收入賬戶中,僅有兩個賬戶被凍結,凍結金額為442.67萬元。并且,第一大收入賬戶并未被凍結,余額為零。從賬面上來看,上述賬戶中未被凍結的資金余額總數不足10萬元。

此前,東方金鈺因背負巨額逾期債務暫無法償還、公司債券到期無法按期支付,被列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而淪落為老賴。

但欠債的東方金鈺,自身也是債主。除了庫房里近90億元的存貨,東方金鈺手中還捂著近9億元的珠寶抵押物,上述抵押物僅在2018年就減值1/4。

這些難以變現并不斷貶值的珠寶,正是東方金鈺 “珠寶4.0戰略”的產物。

2017年10月,東方金鈺董事長趙寧接受支點財經采訪時介紹,公司正進一步實施“珠寶4.0戰略”,涵蓋完善產業鏈、帶動衍生服務、珠寶金融等業務。通俗來說,珠寶金融就是“珠寶貸”,即通過抵押珠寶獲得貸款。

從東方金鈺公布的貸款情況來看,44名貸款人大多是以翡翠原石作為抵押物的。其中,只有近一半的翡翠原石評估價格略高于貸款余額,有的翡翠原石的評估價值僅為貸款余額的5%。貸款余額和評估價差額合計達到1.69 億元。

照理來說,自己債臺高筑,就該積極催收以還債。但東方金鈺在這方面卻表現得比較消極。

2018年,東方金鈺應收賬款余額達6.20 億元,同比增長 96.95%。其中,普某和張某的兩筆賬款共計7720萬元被全額計提壞賬準備。

面對上交所問詢,東方金鈺解釋稱,普某原為信譽良好的老客戶,曾在2017年購買過1.6億元的翡翠原石且無欠款,但目前欠貨款6900萬元多次索要未果。

支點財經注意到,普某連續兩年進入東方金鈺翡翠原石前五大銷售客戶,張某也是2018年東方金鈺排名第六的翡翠原石客戶。

截至2018年底,東方金鈺逾期無法收回的貸款、應收賬款超過14億元,這也進一步加劇了東方金鈺資金吃緊的局面。

因東方金鈺的債務違約涉訴尚未最終裁決,以及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違規被立案調查尚無最終結論,年審會計師在審計報告中,對公司財務報告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上交所要求年審會計師說明,“形成保留意見的基礎”相關事項對財務報表的影響是否重大且具有廣泛性。

年審會計師回復稱,上述事項對財務報表的影響是重大的,但不具有廣泛性。

 

債務重整又生變局

 

據公告,截至4月18日,東方金鈺與其子公司深圳東方金鈺有40.6億元逾期債務未能償還。那么,面對大額債務,東方金鈺究竟打算如何處置?

5月31日,東方金鈺在深圳舉行年度股東大會。對于外界關注的賣石償債問題,趙寧解釋稱,公司一直在積極處理翡翠存貨歸還債務,但自從公司爆出債務問題后,市場上對公司存貨翡翠的出價很低,比如本來價值5000萬元的貨,壓價到1000萬元。趙寧表示,公司也在觀望中,只要有合理價格就會盡快出售存貨還債。

此外,他還透露,有一批存貨被部分債權方凍結查封,但對于公司整體庫存翡翠資產不會造成大的影響。

面對如今嚴重的債務危機,東方金鈺是否會因此退市?趙寧堅稱公司不會退市。他表示,作為大股東和公司管理層,都在竭盡全力救助公司。大股東將把所有資產拿出來,貼補給上市公司,無論如何也要保住這家公司。

在與中國藍田重組烏龍落幕后,債務重整成為東方金鈺化解債務危機、恢復正常經營的救命稻草。

在股東大會上,董事長趙寧曾信心滿滿地表示,公司債務重整已確定在深圳中院進行,計劃在端午假期前將重整方案交予法院。

然而,6月10日,東方金鈺發公告稱,公司于6 月 6 日收到控股股東、債權人云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龍實業”)的通知,其1月份提交的司法重整申請,因資料不齊備未能提交。6月6日,興龍實業再次申報債務重整。

如此看來,東方金鈺的債務重整方案能否盡快執行仍是未知數。(支點雜志2019年7月刊)

105亿传奇电子书
快三计划软件免费 北京pk10怎么买赚钱 北京pk10计划开奖 u米娱乐 老虎机app自助领取彩金38 韩国宝乐 重庆时时彩新一代计划 秒速时时开奖现场 11选5任五追号方案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记录表 北京快3计划 必赢客pk10计划软件 飞艇七码雪球计划开奖网 炸金花赢钱的小方法 178彩票代打兼职靠谱吗 赛车北京pk10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