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公司

斗魚咬緊虎牙

作者:《支點》記者 李文卉點擊次數:1426   發布日期:2019-06-04

核心提示:可以預見的是,上市后的斗魚,對虎牙的反擊將更激烈。

 

 

當地時間4月22日,斗魚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了FORM F-1招股書,申請在紐約證券交易所IPO,證券代碼為“DOYU”。傳言多時的上市事宜,終于邁出實質性一步。

斗魚在招股書中并未透露發行價格區間、發行量等信息,提到的5億美元募資額也只是代表最高募資金額的“占位符”,目的是為了計算相關費用。斗魚會在未來補充提交的文件中,繼續披露相關數據。

斗魚表示,募集到的資金將主要用于提供優質電子競技內容并進一步擴展內容類型,繼續加強技術和大數據分析能力、投資營銷活動,以及一般企業目的。

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和美銀美林將擔任斗魚首次公開募股的聯席主承銷商。

 

上市傳言已久

 

作為最早的直播平臺之一,幾年間斗魚憑借游戲直播的優勢一路高歌猛進,并多次獲得資本助力。自2014年起,斗魚一共進行6次融資,融資總額達到70億元,騰訊共參與了其中4次融資。

2018年的直播行業,資本大戲接連上演。

先是虎牙在紐交所上市,40天內股價上漲304%。6月底,創業板上市公司宋城演藝發公告稱,旗下全資子公司北京六間房科技有限公司將與北京密境和風科技有限公司(花椒直播運營主體)重組。隨后,陌陌、YY、天鴿互動等直播平臺股票大漲。7月,映客在港交所敲鐘上市。

當時的直播行業給人一種欣欣向榮的感覺,斗魚是萬眾矚目的下一個IPO對象。

其實斗魚的上市傳聞最早出現在2016年,不過當時的斗魚,還靠著融資過日子。2018年3月,有媒體報道斗魚將在港交所上市,后又傳其10月欲在美國上市,然而多次傳聞均沒有下文。

當然,2018年全球市場變幻莫測,斗魚或許是在尋找更適合自己的資本市場。

2018年斗魚的日子不太好過,多位主播遭點名或封禁。到了2018年底,斗魚又因為裁員而頻上新聞,外界猜測其資金鏈吃緊。不過也有人猜測這樣的優化是為了將財務報表做得好看一點,為上市做準備。

艾媒咨詢CEO張毅表示,斗魚選擇今年上市,主要有三點原因:資本有退出獲得回報的需求,斗魚已累計完成6輪融資,這是資本的推動;現在監管趨嚴,主播資源減少,受眾亦在往短視頻方向轉化,直播平臺需要趕緊融一筆錢,為未來轉型做準備;斗魚主要對標虎牙,虎牙去年已經在美國上市了,收益較好,理論上斗魚也有機會獲得資本市場的認可。

根據招股書,斗魚營收已從2016年的7.869億元增長至2017年的18.857億元,2018年營收則大幅增長93.8%至36.544億元(約合5.315億美元)。

 

斗魚將咬緊虎牙

 

根據第三方數據公司Quest Mobile《2018年度中國移動互聯網實力價值榜》的數據,斗魚2018年12月在移動平臺上的月活用戶為4341.3萬,虎牙直播為3040.3萬,YY直播為2763.3萬。斗魚依然穩坐游戲直播“一哥”的位置。

斗魚表示,2019年一季度,月活躍用戶量達1.592億(包括PC和移動端),同比大幅增長25.7%。

如果說,作為一哥,斗魚最糟心的事莫過于在上市之路上被虎牙“截胡”。那么,斗魚的上市,對虎牙來說也同樣意味著巨大的競爭壓力。

同為游戲直播行業的頭部企業,斗魚和虎牙在業務上有著極高的重合度,雙方同在2018年3月獲得騰訊數億美元投資,最終,依靠歡聚時代已經成型的上市模型等優勢資源,虎牙成了中國游戲直播第一股。

虎牙上市后,利用資金優勢加大營銷力度,多次挖走斗魚的頭部主播。僅以流量最高的游戲英雄聯盟為例,虎牙目前排名前六的英雄聯盟主播,神超、久哥哥、騷男、姿態、青蛙和Miss,除了騷男和Miss是虎牙原主播以外,其余四名都是從斗魚挖過來的。

“斗魚基本就是直播界的黃埔軍校,行業圈子很小,斗魚又是最早一批活到現在的直播企業,所以自然到處都是斗魚的前員工。”劉佳曾在斗魚工作2年多,于2018年底離職。她認為,不管是所謂的減員還是員工流動性大,都是很正常的行業現象。“那些同行企業,有了斗魚的前員工,自然就能復制斗魚的經營模式、資源,甚至一切。”

有網友調侃說最近的一兩年,斗魚是一只沉迷于維權的獨角獸,主要靠跟跳槽的主播打官司獲取收入。比如,斗魚就絕地求生主播蛇哥單方面違約問題,向其索賠1.5億元,成為直播行業至今為止數額最大的一起索賠。

“前兩年斗魚確實出了很多頭部主播,主播圈的共識也是在斗魚比較容易出名,一些主播只用了四個月左右就火了,粉絲數量達到幾十萬、上百萬,于是就有很多別的平臺來斗魚挖人,也確實挖走了一些。但直播圈子就是這樣,大家挖來挖去是常態,沒什么特別可說的,也不用過度解讀,這是市場行為。”劉佳對支點財經記者說。

事實確實如此,支點財經記者查閱新聞發現,斗魚人氣主播嗨視、張大仙就是分別從虎牙、企鵝電競違約跳槽而來,且都被告上法庭,分別判賠4900萬元、200萬元違約金。

“斗魚跟某些跳槽到其他平臺的主播打官司,確實是因為他們違約了。之所以鬧得這么大,跟各地對直播行業的判罰標準有關,與北上廣深比起來,武漢市對直播行業的案子判賠時間比較長,判賠標準也低一些。所以從這個角度的競爭態勢來說,斗魚跟其他城市的直播企業相比是沒有優勢的。”支點財經記者從其他渠道了解到,2018年,斗魚曾就判賠標準問題通過各種渠道跟相關部門溝通過不下十次。

斗魚在招股書中談到風險時說,“我們可能無法吸引、培養和保留一些大主播,這可能影響我們的用戶保留率,從而對我們的業務和運營產生不利影響。”

可以預見的是,上市后的斗魚,對虎牙的反擊將更激烈。

斗魚在招股書中引用第三方機構艾瑞咨詢(iResearch)的數據稱,在中國以游戲為中心的流媒體直播平臺中,斗魚的用戶基礎規模、用戶參與度、簽約的前100名游戲主播人數等核心指標,均排名第一。

斗魚特別提到,其龐大用戶群主要是通過有機增長獲得的,2018年第四季度有超過92%的新增移動用戶,是在沒有第三方營銷的情況下安裝了應用。

105亿传奇电子书
福建时时开奖11选5 快三大小单双计划软件下载 十一运夺金定两胆计划 pk10app平台下载 娱乐快3平台 河北时时 电子游戏免费注册送28元 欢乐打麻将 北京福彩pk10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官网 彩88彩票网页 三人斗地主下载 时时彩宝典手机下载 快3倍投计划 爱配资骗局 全天飞艇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