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溫故

馬斯克:實現不可能

作者:哈米什·麥肯齊點擊次數:730   發布日期:2019-09-03

核心提示:如果你正在地獄穿行,那就繼續前進。

 

編者按:近日,專注于電動汽車市場調研的網站EVsales,發布了全球新能源乘用車上半年銷量榜,特斯拉交付16萬輛排名第一,領先其他品牌。特斯拉是怎么做到的?它的成功經驗,以及在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各種挫折,對中國新能源車企來說,都是一筆寶貴財富。

 

馬斯克

“非傳統的領導者”

 

即使在沒當特斯拉CEO的時候,身為創始人的馬斯克也愛親自過問公司事務。他協助特斯拉吸引其他投資人,干預產品設計,并滿懷焦慮地關注特斯拉早期面臨的成本超支和質量問題。

2007年8月,身為特斯拉董事長的馬斯克向該公司創始人兼CEO馬丁·艾伯哈德通報了他將被降職的消息。2007年12月,艾伯哈德徹底離開特斯拉。馬斯克最終自己接過了領導職責,但在此之前,他也曾試圖尋找過其他人選。到2007年底,馬斯克已面試了不下20名應聘該職位的候選人。他想尋找一位能讓特斯拉成為下一個汽車巨頭的CEO,但很難找到既懂初創公司又知道如何生產幾十萬輛汽車的人。

在兩任臨時CEO之后,馬斯克于2008年10月不情愿地接受了CEO、董事長兼產品架構師的三重頭銜(他身兼三職至2014年,之后成為單純的CEO)。這些職位在2008年那會兒似乎都沒有什么吸引力。馬斯克一執掌公司,就得立即迎戰全球金融危機,同時還得設法讓前三次發射試驗均告失敗的SpaceX存活下去。

馬斯克不再以一副與時尚絕緣的典型軟件工程師模樣示人,而是包裝成與全國發行的雜志封面和夜間脫口秀相匹配的形象。很快,他便在這兩個場合頻頻亮相。2008年12月,《智族GQ》發表了一篇題為《信徒》的人物特寫,將馬斯克作為主人公,充滿溢美之詞。配圖中的馬斯克,腦袋伸出云霄,望向太空。2009年4月,馬斯克應邀作為嘉賓參加了《戴維·萊特曼深夜秀》,在節目中談他的Model S概念車。同年,《紐約時報》也在人物特寫中對他作了報道,配圖是一張他和5個兒子待在黏土汽車模型前的照片。

接下來,馬斯克在《連線》(2010年)、《福布斯》(2012年)、《時尚先生》(2012年)和《財富》(2013年)等雜志的人物特寫中亮相,并成為2011年一部名為《電動汽車的復仇》的紀錄片的主人公,這部紀錄片展現了特斯拉如何在金融危機中艱難求生,如何推廣電動跑車Roadster,并揭開了Model S的面紗。然而,在光鮮的封面電視節目背后,是一種語言和圖像都無法完全捕捉的堅強意志。馬斯克能帶領公司走到今天,靠的是拳腳、利爪和奮爭。

眾所周知,馬斯克是個非傳統的領導者。在職和離職員工都說他大膽、富有魅力,卻又難以相處。他手下一名員工曾表示,“埃隆總在問,‘為什么我們不能快一點?’他總想要更大、更好、更快。”就連馬斯克的創業搭檔、特斯拉首席技術官史朝保也說,在他老板身上,“要求極嚴和極難相處這兩種特質形成了有趣的組合”。但作為CEO,馬斯克最重要的特質或許是他克服逆境的能力。他曾援引過一句他最喜歡的名言:“如果你正在地獄穿行,那就繼續前進 。”

馬斯克能帶領特斯拉達到今天的高度,這些特質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事實上,如果沒有它們,特斯拉很可能活不過Roadster時代。創業在任何環境下都非常艱難。馬斯克曾套用他的朋友、企業家兼投資人比爾·李的話說,創辦公司“就像嚼著玻璃凝望深淵”。要想投身汽車行業就更難了,高聳的壁壘保護著業內現有公司,新入行者得花錢興建工廠,尋找愿與小規模生產者合作的優質供應商,還得建立分銷網絡,創辦電動汽車公司更是面臨全新層面的挑戰。

 

“戰時CEO”

 

在馬斯克口中,他的公司負有與商業使命同等重要的道德使命。他曾說,創辦特斯拉或SpaceX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因為他相信世界需要這些公司。如果不改用可持續能源,地球上的人類就會面臨可怕的未來;如果沒有電動汽車,氣候變化將會帶來不可想象的危險。他所確立的移民火星的目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受道德動機驅動。一旦發生由氣候變化失控、人工智能胡作非為等種種因素導致的大滅絕事件,我們都將無家可歸。他曾表示:“我認為,讓人類在多個星球上生存擁有強大的人道主義理由,這是為了在發生巨大災難時確保人類的存續。”

馬斯克對自己公司那種飽含深情的關注,從2014年他在倫敦一家特斯拉門店接受的采訪中可見一斑。當記者問他是否介意別人批評他的公司時,馬斯克把公司受批評比作親生的孩子受到不公平的污蔑。他說:“當然了,有一些批評是中肯的,但我很難接受別人對我所在乎的東西提出不實批評。”

作為商界領袖,馬斯克與史蒂夫·喬布斯至少有一點共通之處:他也是一位戰時CEO。知名風險投資公司安德森—霍洛維茨的聯合創始人本·霍洛維茨表示,戰時CEO是在公司面臨迫在眉睫的生死存亡威脅時坐鎮指揮的領導者。霍洛維茨在《創業維艱》一書中寫道,戰時CEO的公司靠的是對某項使命的嚴格堅持。和平時期的CEO遵循定規,而戰時CEO要想取勝,就必須打破定規;和平時期的CEO知道如何憑借巨大優勢行事,而戰時CEO則是偏勢狂。

馬斯克在談及特斯拉發展歷程時說過:“我們有多次瀕臨死亡的經歷,千真萬確的死亡,而且是近在眼前。”

霍洛維茨寫道:“和平時期的領導者必須拓展現有的商業機遇,因此他們鼓勵創新,鼓勵員工努力實現一系列多元化目標;而在戰爭時期,公司的槍膛里往往只剩下一發子彈,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命中目標。”

Model S投產時,馬斯克在工廠里放了張辦公桌,他解釋說:“如果你在打仗,沖在前線比坐鎮后方要好得多,坐鎮后方的將軍會打敗仗。”

 

“起火風波”

 

在“鋰離子電池發生火災”的相關事件中,馬斯克就一直沖在前線“打仗”。

鋰離子電池有很多優勢,它們重量輕,充一次電能用很長時間,而且充電速度快,即使多次充放電,容量也不會顯著下降,是當今世界上密度最高的電池一。它們非常適合筆記本電腦或手機,也是特斯拉賴以存在的支柱。

但鋰離子電池非常易燃,一旦著起火來,爆炸的慘烈一點也不含糊。猛烈燃燒的鋰離子電池會躥出耀眼烈火,滾滾黑煙直沖云霄。著火的電池會像失控的煙花一樣迸射出火星和火球。

電池正常使用時,這種起火現象相當罕見,概率只有一億分之一,同時,冷卻系統也可以降低起火風險。特斯拉的工程師研發了一種利用液體乙二醇(一種防凍劑,通常在冬夏季用來防止汽車發動機上凍或過熱)為電池降溫的系統,乙二醇通過金屬管在電池組間流動。該系統旨在讓電池迅速冷卻,并將它們一一隔開,這樣,即使一枚電池著了火,周圍的電池也不會受到影響。

但任何系統都不可能確保萬無一失。

2013年10月,問題開始接二連三地出現。六周內連續發生的三起Model S起火事故讓特斯拉一連串的好運戛然而止,也讓公司的聲譽蒙上了陰影。在特斯拉謀求鞏固合法地位并贏得公眾普遍認同的“少年時代”,這些火災將成為特斯拉所面臨的三大主要威脅中最具殺傷力的一個。從中長期來看,與汽車經銷商打汽車直營權官司會在法務方面消耗特斯拉大量精力;從長期來看,特斯拉要通過證明電動車能夠輕松應對長途旅行來反駁那些唱反調的人。但在2013年底,火情是特斯拉遭遇的最緊迫的危機。

媒體立刻作出了反應。三個月前,特斯拉剛剛發布新聞稿,慶祝NHTSA(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給予其五星級安全評級,并指出這是該機構有史以來給出的最高評級。不久前才宣傳過這項成就的媒體,現在開始以懷疑的眼光審視特斯拉。記者們揣測NHTSA是否會下令召回Model S,并猜測特斯拉的聲譽有可能遭到無可挽回的打擊。據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報道,這些著火事故讓外界對一家“似乎無敵的公司”產生了懷疑。

媒體報道對投資者也產生了影響。在第二起火災發生后,特斯拉股價下跌了10%,第三起火災后再次下跌3%,特斯拉的市值在兩個月里縮水80億美元,股價由191美元的高位跌至121美元。NHTSA對事件展開了調查,將Model S的安全問題暴露在聚光燈下。在這場風波中,馬斯克接受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采訪,他說,他覺得自己就像被人“拿槍把子給拍了”。他伸開雙臂說:“我們的三起火災根本沒人受傷,但全國媒體對我們的報道比那25萬起致人死亡的燃油車火災還多。太瘋狂了!出了什么鬼?”

在媒體自顧自地刊發報道,臆測火災可能對電動車構成生死存亡風險時,馬斯克轉向了特斯拉的博客。他寫了篇博文分析這些火災的背景,闡述特斯拉的使命,并強調指出若公眾抑制電動汽車會出現何種風險。

馬斯克指出,Model S投產4年來,美國發生了25萬起燃油車起火事故,導致400人死亡,而周期Model S并未造成任何死亡或重傷。他寫道:“盡管燃油車起火事故要致命得多,但媒體對Model S的報道比燃油車著火事故的報道多出了好幾個數量級。”為降低電池組被刺破而發生火災的概率,特斯拉計劃更新Model S的軟件,以在高速駕駛時提高離地間隙。與此同時,該公司還開始動手設計安裝在汽車底部的護甲,為電池組提供進一步保護。

特斯拉在NHTSA宣判它為華盛頓州和田納西州起火事故所負責任之前,完成了護甲的生產。設計護甲的目的是彈開和碾碎汽車所經路面的異物。特斯拉用攝像頭拍攝的視頻顯示,用鋁條和鈦板制成的護甲在測試中碾碎了拖車鉤、交流發電機和混凝土塊。

為向全球推介這種護甲并強調Model S的防火性,馬斯克又寫了一篇博客。這一回,他不僅用有力的語言來表述觀點,還在博客中插入了護甲碾碎異物的慢鏡頭視頻。馬斯克寫道:“我們相信,這些改造還將有助于防止因極度高速碰撞導致車輪脫落而引起的火災。”NHTSA當天宣布,對起火事故的調查即將結束,并稱未發現需要采取召回行動的安全缺陷。

但和其他汽車一樣,特斯拉也會時不時地發生著火事故。2014年2月,一輛停在車庫里的Model S燃燒起來,車本身和車庫都被燒毀了。2016年1月,一輛Model S在挪威一個高速充電站充電時被燒毀。2016年8月,一輛Model S在法國一次試駕活動中起火。2016年11月,印第安納波利斯一輛高速行駛的Model S撞上一棵樹,隨后被烈焰吞噬……

盡管熊熊烈火和燒得奇形怪狀的汽車看起來觸目驚心,但股市和媒體都愿意接受其他汽車一樣會著火的邏輯。之前的恐慌情緒減輕了。特斯拉的業務仍然正常運行,著火似乎不再是這家公司面臨的威脅。

105亿传奇电子书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 t6网站 快乐时时走势图 三公怎么玩 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 七星彩6十1规律图最新 河北时时qq群是骗局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60 后二缩水软件 北京塞车开奖记录 必中一位 3地组选6码复式怎么买 pk10全天人工计划 广东时时网 重庆时时彩V2.3.0 江苏快三大小计划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