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區域

新一線城市靠什么“搶人”

作者:《支點》記者 肖麗瓊 通訊員 耿麗娟點擊次數:679   發布日期:2019-06-04

核心提示:“搶人大戰”的背后,是對人力資本紅利的爭奪。

 

 

日益激烈的城市競爭,引發人才之爭。隨著戶籍制度改革的深化,令城市間的“搶人大戰”也持續升級。

繼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取消落戶限制后,不久前,國家發改委又印發《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強調要加大戶籍制度改革的力度,要求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戶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

近年來,武漢持續降低落戶門檻以留住人才。隨著國家全面放開、放寬落戶限制,落戶政策還能為武漢加分嗎?在與其他“新一線城市”的拼搶中,高校資源豐富的武漢該如何另辟蹊徑?

近日,萬寶盛華集團大中華區副總裁張錦榮,受湖北省就業促進會的邀請來到武漢,支點財經就上述問題對張錦榮進行了專訪。

 

爭搶人力資源紅利

 

《支點》:您認為,搶人大戰到底是在搶什么?

張錦榮:在我印象中,“搶人大戰”最早就是從武漢發端,隨后是西安、天津,后來,許多城市都坐不住了,加入戰列。

城市間為什么會爭搶人才?首先,“搶人大戰”就是對人力資源的爭奪。當前各個城市都越來越重視人的作用,現在大家都覺得城市要年輕化,更多的是希望通過人才為城市帶來新一輪人力資本紅利,激發城市的活力與競爭力。

其次,這也反映了中國整體勞動力資源和技能資源不足,每個城市都迫切需要青年勞動力,需要優秀的技能型人才。

“搶人大戰”傳遞出的是一個積極的信號,城市、行業、企業開始愈發重視人才的作用,這才是經濟和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動力源。

《支點》:隨著戶籍制度改革的深化,在人才爭奪戰中,落戶門檻的降低似乎已不再是最有效的手段了。這種情況下,武漢可采取怎樣的對策,保證充足的人才供應,持續打造人才高地?

張錦榮:有很多方法可以運用。從政策層面來說,門檻還可以降低。這里我所指的不僅是人才落戶的政策門檻,而是一些隱形門檻和服務門檻。比如,在一些城市,人才落戶政策門檻是降低了,政策制定得很好;但是配套政策和服務措施跟不上,服務的門檻沒有降低,人才走進來就不順暢。

我所接觸的有的新一線城市,在入籍入戶服務方面做得非常好,精致細微。隨著戶籍壁壘消失,城市硬實力趨同的情況下,人才在流動過程中,會更愿意選擇這些城市。

所以,降低門檻是指把為人才的服務做得更加細致、更加人性化,讓人才感到這個城市更加有“溫度”。

第二,建議打造整個城市的人才供應系統。武漢高校眾多,人才資源豐富。可對人才進行分類,哪些是高水平的專業人才,哪些是技能型人才,并根據產業群的需要,形成配置效率更高的企業人才供應鏈。

第三,人才政策要有的放矢。要做到這一點,就要研究人才流動的規律。他們當中哪些專業和哪種層次的人才在流動?主要流向哪些城市或地區?他們為什么要離開一些城市或地區?從人才流動的表面現象下找流動的規律,摸清規律后就能制定方案和對策,根據方案對策去構建武漢人才新的供應鏈。

根據研究結果和城市產業經濟發展類別,根據未來的產業發展需求,制定精準的分層次、分類別的緊缺人才目錄,然后據此制定引進政策,這樣的政策就貼近需求,指向明顯,精準高效,有的放矢。

 

重視中國的海外留學生人才

 

《支點》:在去年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您曾提出“不要只盯著在國內,還要放開眼界面向海外攬才”。請具體談這里面的意義。

張錦榮:中國在海外的留學生其實是一個儲量非常大的人才資源庫。留學生跨文化學習的經歷和海外教育的知識結構,使他們更具有特質,這幾年留學生大量回歸,就看他們有多少會被武漢吸引過來。

還有一個很好的資源是在中國的外國留學生們。最新的數據顯示, 2018年,有近50萬外國留學人員來中國學習。他們有其獨特的資源和人脈,將來對中國的企業走出去大有裨益。

總的來說,不論是中國留學生,還是外國人在中國留學,對武漢進一步的跨國跨境招才引智和招商引資,對助力武漢的城市品牌在海內外的宣傳,擴大國際影響力都有特殊作用。

《支點》:在招攬國際人才上,武漢可以怎么做?

張錦榮:據我了解,在吸引海外人才方面,武漢做得還是比較好的,有許多新創意,也取得了一些成績。

我建議,在為海外人才建立回歸通道時,更重要的是讓他們知道了解武漢的變化,讓武漢的城市形象的“名片”亮起來。武漢的企業也要充分展示自己,不僅僅是薪酬待遇,還要通過企業的愿景、使命、核心價值觀和文化吸引這些人才。

對于在華的外國留學生來說,由于他們來自海外,中國的城市地理位置對他們而言就不那么重要。他們更看重的是城市宜居宜商,在營商環境有比較優勢才能吸引住他們,當然薪酬待遇企業文化也是重要因素。

在這方面,北上廣深杭等一些城市已經走在了前面。比如2015年,上海就對外國留學生推出了人才新政。

在以往政策中,外國留學生畢業后無法直接辦理外國人就業證和居留許可,需在國外工作兩年才可申請在中國就業。

2015年,上海推出人才新政,在上海高校取得碩士及以上學位,且到上海自貿試驗區、張江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就業的外國留學生,可直接申請辦理外國人就業和工作類居留許可。

在國內其他地區高校畢業的具有本科及以上學歷的外國留學生在上海創業,可申請有效期2年以內的私人事務類居留許可。一年后,進一步放寬這一限制,允許留學生在校期間就可在張江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創業。

這些做法,武漢都是可以借鑒的。

 

多策并舉緩解結構性短缺

 

《支點》:在上一年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您還提到,人才短缺特別是結構性短缺更加凸顯出來。那么,造成人才短缺的原因有哪些?

張錦榮:社會就業會出現摩擦性失業和結構性失業,前者通常指由于勞動力供需不對稱而引起的現象。

在勞動力流動中,一方面,企業急需勞動力,另一方面,由于信息不對稱,又有許多勞動力暫時找不到工作。原因就是這個城市人才流動服務體系匱缺所造成的。

還有一種是結構性失業,這在大學生群體中較為明顯。

這與學校的知識教育和技能訓練的結構有關。學生畢業了,發現自己的專業知識與企業操作實踐不匹配有脫節,企業不愿意用。

《支點》:摩擦性失業和結構性失業可以改善嗎?

張錦榮:這兩種矛盾在各大城市都會存在,不過程度不同而已。

其中,摩擦性失業這種主要由信息不對稱造成的失業,可以通過壯大社會人才服務機構,擴展市場服務力量的方式等得到緩解。例如,一些城市吸引大型的、國際化的人力資源服務機構進入,通過獵頭、培訓、招聘等服務,減少這種信息不對稱性。

改善結構性失業就需要多策并舉。比如改善學校的知識和技能教育,提升社會化的就業培訓水準,同時改變企業用人的觀念、用人機制。

第一,對城市的發展來說,人才服務產業非常重要,它對其他產業可以起到引領支持作用。 這就需要擴大社會人才服務產業,要充分發揮類似湖北納杰人力資源有限公司這樣的大型人力資源機構的主流作用。

第二,在現有的高等教育結構逐漸改善的前提下,要充分發揮社會培訓機構的作用。通過職業培訓,讓大學生這樣優質的、技能卻不對稱的勞動者,能夠快速跟企業需求對接起來。

第三,還得讓企業做出改變。有些大學生可能暫時與企業需求不對稱,但可以通過企業的培訓快速縮短差距。例如管培生制度,既解決了畢業季的就業壓力,又解決了企業如何把幼稚勞動者變成成熟勞動者的問題。

但是,有的企業會考慮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認為大學畢業生剛進入企業能創造的直接效益低,性價比不高。(支點雜志2019年6月刊)

105亿传奇电子书
21点什么叫分牌 时时彩单双计划 怎么做到月入十万 北斗彩票网站 21点棋牌游戏官网 聚宝快三是人为控制的吗 pk10计划软件技巧 吉祥三公游戏下载 幸运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金贝棋牌 cp55彩票app下载 天津时时几点开奖时间 重庆时时彩预测 辉煌在线娱乐是真的吗 百人牛牛官方 赚钱快方法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