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特寫

武漢逐夢內陸消費中心

作者:《支點》記者 蔣李 點擊次數:1069   發布日期:2019-04-03

核心提示:武漢立志成為現代化的商業聚集地、國際化的消費目的地、便利化的時尚宜居地。

 

湖北武漢,楚河漢街商業步行街人潮涌動。

 

3月9日,夜幕降臨,楚河漢街迎來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候。各種購物、娛樂、休閑場所中,隨處可見操著外地口音的游客。

來自成都的周潔茹就是其中一員,她在武漢已經玩了4天,游覽了黃鶴樓、戶部巷、東湖綠道、湖北省博物館,看了知音號表演,吃了熱干面、豆皮等美食。

她所不知道的是,自己已不知不覺與武漢最新戰略扯上了關系。

2019年湖北省政府工作報告指出,要奮力把武漢建成“內陸消費中心”。本地、省內居民,以及來自天南地北的客人,是武漢實現目標的希望所在。

那么,內陸消費中心的定義是什么?武漢的“對手”又有哪些?提出創建內陸消費中心有何充分底氣?本文將一一道來。

 

內陸消費中心:一個全新的概念

 

古有“九省通衢”之稱,現今頭頂“國家中心城市”光環,武漢的商業一直充滿活力。如今,武漢在商業領域又有了新目標。

1月14日,湖北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奮力把武漢建成內陸消費中心。

“內陸消費中心是省里提的,是個新概念。商務部層面目前提的是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國家消費中心城市。”武漢市商務局相關負責人對支點財經記者說。

2017年底,商務部市場運行司表示,未來三年將打造一批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和國家消費中心城市,吸引境外消費回流。

這是繼2016年原文化部開展國家文化消費試點城市之后,國家部委層面提出的關于“消費城市”的最新戰略定位和發展目標。

“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北上廣深等城市更有優勢。武漢更適宜以國家消費中心為目標。”上述負責人說。

2018年,武漢提出“高水平建設國家消費中心城市”,把武漢打造成現代化的商業聚集地、國際化的消費目的地、便利化的時尚宜居地。

采訪中,上述負責人將如今武漢打造內陸消費中心的目標等同于當時提出的國家消費中心城市目標,“如果入圍,自然稱得上內陸消費中心”。

湖北省“一帶一路”研究院院長秦尊文也向支點財經記者表示,內陸消費中心是國家消費中心城市空間分布的一種形態,或者說,就是內陸地區的國家消費中心城市。

那么,為何武漢連續兩年都強調“消費”?

“三駕馬車,消費為王。我國固定資產投資額增速已連續9年下跌,出口阻力也逐漸增大,武漢乃至湖北的情況同樣如此。消費充分發揮了經濟增長‘壓艙石’的作用。”秦尊文說。

包括2018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強調,2019年一項重點工作就是要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大力挖掘內需潛力。

“武漢提出建設‘內陸消費中心’,與中央培育強大國內市場的目標是契合的。”武漢大學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吳傳清對支點財經記者說。

無論是國家消費中心城市、國際消費中心城市還是內陸消費中心,這些概念在政府層面都還缺乏細化定義及評估標準。譬如,“內陸”應如何定義,是中西部還是所有非沿海地區?

“從一般意義上來講,除了沿海就是內陸,包括黑龍江、內蒙古、新疆等地。但對武漢來說,內陸消費中心輻射的范圍應該主要是中部地區。”秦尊文說。

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葉青向支點財經記者表示,內陸一詞可大可小,“大的內陸就是指中西部地區,狹義的內陸可以說是中部六省。”

當然,不論如何解讀,內陸消費中心目標畢竟體現了武漢對消費的重視程度。名號之外,讓本地商業持續發展、人民生活更幸福,才是需要關注的重點。

 

經濟“底氣”是重要支撐

 

從歷史演進來看,武漢一直都是極具消費基因的城市。

孫中山在《建國方略》中稱武漢為“中國最重要之商業中心”,并對武漢的發展充滿信心——“所以為武漢將來立計劃,必須定一規模,略如紐約、倫敦之大。”

從地理上看,武漢得中獨厚,交通發達,是承東啟西、接南轉北的國家地理中心,尤其漢口得水路交通之便,有發展商業貿易的先天條件。

20世紀初,漢口對外貿易總額高居全國第二,時人更是用“駕乎津門,直逼滬上”形容漢口。

尤其是武漢長江大橋的興建通車,一舉打通了縱貫南北的陸地交通。改革開放之后,資金、人才、創新等要素逐步向沿海地區集聚,但武漢的商業發展從未停歇。20世紀90年代,武漢有12家銷售過億元的大型商場。

從2006年開始,武漢將“工業復興”擺在重要位置,“十二五”期間更是鮮明提出“工業倍增”計劃。由此推動的經濟發展,為商業提供了堅強支撐。

2012年,武漢GDP突破8000億元大關,時隔22年再次進入全國第一方陣。這一年武漢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下簡稱“社零總額”)達3432億元,同比增幅高出全國平均水平1.7%,規模居全國省會城市第2位,為2008年的1.86倍。

到2018年,武漢GDP以14847.29億元在全國排名第九,而社零總額達6844億元,居副省級及以上城市第5位,同比增長10.5%。

在消費新業態方面,武漢也在不斷探索。

去年4月武漢首家盒馬鮮生落地,叫響3年內開50家門店的計劃,阿里巴巴提出將武漢打造成“華中首座新零售之城”。

1月28日,一篇傳播甚廣的報道《建強大國內市場新動向,重慶西安武漢等多地近期打造消費中心》指出,“從消費能力來看,目前重慶、成都、武漢消費總量位列全國前十,為中國消費市場必爭之地。若以消費占GDP的比重而言,武漢更是以46.2%雄踞十大城市之首。”

 

數據上頗有優勢

 

按常理推斷,商務部層面確定國家消費中心城市、國際消費中心城市試點都會有一個“先來后到”的問題。

如此一來,評估對手實力便十分重要。支點財經記者不完全統計,提出相關目標概念的非沿海城市確實不少。

早在2018年10月,湖南省商務廳便印發《湖南省消費升級行動計劃》,提出“支持長沙創建國際消費中心城市”。

今年初,商務部提出要促進形成強大的國內市場,“開展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建設試點”之后,眾多城市聞風而動。

1月9日,南京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爭取國際消費中心城市試點;

1月24日,重慶全市商務工作會上提出要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

1月27日,陜西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支持西安創建國際消費中心城市;

2月19日,在2019年成都市商務工作會現場,成都市商務局局長陳麟強調將加快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

在這些城市中,僅重慶、成都2018年GDP高于武漢,但提出的都是比武漢“國家消費中心”更高的“國際消費中心”目標。

不過,要成為一定區域內的消費中心,需要在各項各類與消費有關的統計數據中具備一定優勢。其中,社零總額是最常用的指標。

公開資料顯示,去年成都、南京、長沙社零總額分別為6801.8億元、5832.5億元、4765億元,均低于武漢,唯有重慶較武漢高出不少。但在社零總額同比增速上,武漢也比重慶高出1.8個百分點。

收入是消費的基礎,能掙才會花。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居民人均消費支出的高低,則表明市民有多少收入可用于購物消費。

去年,武漢人均可支配收入數據為42133元,重慶、成都、長沙分別為26386元、36142元、44647元。

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僅能查到2017年數據,彼時武漢、重慶、成都、長沙人均消費支出為25852元,17898元、22039元、30055元。

可以看到,在以上一系列城市中,武漢這兩個指標僅略低于長沙。

另外,要成為消費中心,需要擁有能吸引各地消費者的商圈或商業街。

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發布的“2018中國內地頂級商業街排行榜TOP15”榜單中,來自武漢的江漢路步行街、楚河漢街分別位列第3名、11名,整體實力優于以上城市。

目前,武漢規模在3000平方米以上的大中型商業網點數量接近600個,總建筑面積約3000萬平方米,商業網點全面鋪開。

從以上情況來看,大體可做如下判斷:如將內陸范圍限定在中西部,那么成都、重慶將是強有力的競爭對手;若限定在中部,長沙則是競爭者之一。

另外,支點財經記者暫未搜索到天津、杭州、蘇州提過類似目標,這或許有靠近北京、上海,城市消費會被分流的緣故。

105亿传奇电子书
江苏时时开奖号码 pk10直播开奖赛车网站视频 现金二人斗地主规则 重庆时时官网投注 分时图做t最好指标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360大乐透走势图100期最近 动物狂欢怎么玩才赚分 11选5 前3万能6码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技巧 亿宏国际彩票平台 北京pk赛车官方网站 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网上投注 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我爱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