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特寫

獨角獸被寵壞了嗎

作者:《支點》記者 林楠點擊次數:931   發布日期:2019-04-03

核心提示:獨角獸出現分化的本質原因在于,很多企業沒有護城河,或者護城河沒有那么深。

 

“小黃車”ofo風光不再。

 

“每3.8天發現一家新獨角獸。”

這是胡潤研究院最新發布的——2018年獨角獸在中國誕生的速度。

該機構發布的《2018胡潤大中華區獨角獸指數》還顯示,獨角獸企業最近一年從120家增加到186家,整體估值超過5萬億元。其中,新增97家,完成IPO退出榜單24家,與其他公司合并退出榜單3家,經營不善退出榜單4家。

毫無疑問,在中國誕生的獨角獸越來越多。

不過,獨角獸的日子似乎也沒那么好過。

支點財經記者根據胡潤研究院統計的數據計算,發現在最近一年上市的24家獨角獸中,有33.33%的企業上市首日市值,要比他們退出榜單時估值范圍低。

不僅如此,不少獨角獸上市后股價紛紛“破發”。支點財經記者以2月21日的收盤價統計發現,在上述最近一年上市的24家獨角獸中,有11家企業股價“破發”,平均跌幅達34.89%。

更為嚴峻的是,一些獨角獸因為經營不善陷入困局,甚至關門。前有估值200億元的ofo資金鏈斷裂,后有估值70億元的愛屋吉屋徹底“下線”。

獨角獸似乎成了“毒角獸”?

 

接近五成獨角獸“破發”

 

獨角獸原本出現在西方神話中,是一種形似白馬、頭上有角、長著雙翅的生物,人們賦予它美麗、高貴的內涵。

獨角獸概念被運用到經濟領域是在2013年,是風投界的專業術語。這一年,美國投資人Aileen Lee將成立10年以內、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公司稱為獨角獸企業。這些企業發展速度快,蘊含的能量和價值高,就像神話里的獨角獸一般稀有而珍貴,是投資者追逐的目標。

2014年,隨著“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提出,獨角獸在中國開始被頻繁發現。此后幾年,數量逐步上升,不少獨角獸成功登陸資本市場。

然而隨后,獨角獸們卻掀起了一股“破發”風暴。

中國平安旗下成立于2014年8月的平安好醫生便是其中之一,它最初以醫生資源為核心,為用戶提供實時咨詢和健康管理服務,后期則與多家健康機構和藥店達成合作,形成了線上咨詢與線上購藥、線上咨詢與線下就醫的服務閉環。主要業務有家庭醫生服務、消費型醫療、健康商城、健康管理和健康互動等。

在IPO前,平安好醫生共進行了兩輪融資:2016年5月完成5億美元A輪融資,彼時整體估值30億美元;2017年12月的Pre-IPO輪融資,孫正義旗下軟銀愿景基金按照投后54億美元的整體估值投了4億美元。

這兩次融資創下了互聯網醫療領域的最高融資紀錄,也使得平安好醫生成為了中國互聯網醫療領域最大的獨角獸。

數據還顯示,2017年平安好醫生的注冊用戶數為1.93億。其中,月活躍用戶數為3290萬,日均在線咨詢量為37萬次,是國內覆蓋率第一的移動醫療應用。

2018年5月4日,平安好醫生在港交所上市,共發行1.6億股,發行價為54.8港元。至此,平安好醫生被冠以“全球互聯網醫療第一股”的稱謂。

然而,有著如此美譽的平安好醫生,在上市之后的表現并不亮眼。

上市首日,平安好醫生開盤上漲至57.3港元,沖高58.7港元,最終卻報于54.8港元跌回發行價。此后股價更是一路下跌,中間雖有回漲但總體仍呈下跌態勢。

2月21日收盤時,平安好醫生的股價為37.2港元,與發行價相比下跌了32.12%。

這還算好的。

支點財經記者以2月21日的收盤價統計發現,在最近一年上市的24家獨角獸中,有11家企業股價破發,平均跌幅達34.89%,“破發”占比接近五成。

其中,跌幅最高的是2018年6月15日在紐交所上市的樸新教育。相比發行價,它的股價下跌了62.24%,即從17美元跌至6.42美元。在IPO之前,它的估值為70億元。

樸新教育由新東方集團前副總裁沙云龍于2014年7月創辦,主營業務包含K12培訓、出國留學考試培訓、留學申請等。通過投資、收購和自建的方式,在北上廣深等30多個城市擁有50多所分校。

最為有名的收購有兩宗。一是2017年7月收購了專注美國留學解決方案的啄木鳥教育,二是同年8月收購了擁有環球雅思的環球教育。這兩次收購使得樸新教育的營業收入大幅增長,即從2016年的4.39億元上漲至12.83億元。

和平安好醫生的股價走勢一樣,上市后的樸新教育股價也是高開低走。上市后的三日里,其股價暴漲逾40%,但在達到35美元的頂端之后,便進入下行通道且連跌不止。

不到四年時間,“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了”。

2015年6月,國內首個共享單車項目ofo誕生。雖然當時僅能在北大校園內騎行,還要交199元的押金,但由于隨取隨用、足夠方便,能夠解決短途出行的特性,很快就在全國各大高校復制、流行開來。后來,ofo走出校園,服務于全國各地城市,甚至還服務于美國舊金山、英國倫敦和新加坡等海外市場。

2017年10月,ofo在全球連接了超過1000萬輛共享單車,日訂單超過3200萬,總共為全球20多個國家250座城市2億用戶,提供了超過40億次出行服務。2016年和2017年,ofo連續兩年被公認為獨角獸,最高估值達200億元。

自成立以來,ofo共獲得了9輪融資,融資總額超過21.46億美元。其中,最后一輪融資是在2018年3月13日,由阿里巴巴領投8.66億美元。

危機在2017年底有了苗頭。彼時,媒體曝出ofo資金鏈緊張,并挪用用戶押金救急。

2018年9月,ofo與上海鳳凰自行車有限公司的欠款風波被曝出后,又引發了押金退款潮,線上退押金排隊用戶迅速增至千萬。同年10月,ofo又被曝出整體負債64.96億元。其中,用戶押金為36.5億元,供應鏈欠款為10.2億元。

今年2月20日,與天津飛鴿車業發展有限公司欠款案的判決結果,使得ofo資金進一步吃緊。判決書顯示,ofo應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向對方支付7271.02萬元貨款及違約金778.95萬元。同時,對方申請對ofo實行財產保全,法院對ofo價值8082.75萬元的財產進行查封、凍結和扣款。

天眼查數據顯示,運營ofo的主體公司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的司法風險提示已經多達154條。

另有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2月21日21時,ofo線上排隊等待押金退款的用戶超過1517萬人。即便以ofo后來推出的最低押金99元計算,需要退回的押金至少15億元。

ofo創始人戴威表示,“跪著也要活下去”。

ofo還不算最慘的。

比ofo早一年成立的愛屋吉屋,已于今年2月19日被曝“停運”。

2月22日,支點財經記者登陸愛屋吉屋官網(www.iwjw.com),發現其主頁僅顯示“一樓房東”單純頁面,且已無功能服務。而愛屋吉屋APP,則顯示“服務器迷路”。

愛屋吉屋聯合創始人鄧薇日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愛屋吉屋的整租、二手房業務經過兩年調整已經全部結束,目前集中運營‘一樓’分租房平臺項目。”

愛屋吉屋定位為互聯網房產中介,聲稱要打破傳統中介被線下門店綁定的重資產模式,用當時風頭正勁的互聯網模式搭建房產中介平臺以降低成本,同時給予經紀人遠超行業水平65%的高傭金,以及房客1%低傭金的方式快速促成交易,最初以租房業務進行試水。

很快,愛屋吉屋僅用了幾個月便把租房成交率做到了行業前幾名。愛屋吉屋的租房業務,在上海及北京的市場份額分別為28%和10%。2015年,愛屋吉屋以同樣的手法上線了二手房業務,并將業務擴展到了武漢等全國10多個城市。

資本也開始追捧愛屋吉屋。從成立到2015年11月的最后一輪融資,愛屋吉屋共融資5輪,總共吸引投資約3.5億美元。2016年和2017年,愛屋吉屋連續兩年被公認為獨角獸,估值超過70億元。

不過,最后一輪融資后,愛屋吉屋開始“自打臉”了。不僅開設了線下門店,還降低了經紀人的傭金,并提高了房客的傭金。

這一轉變使得愛屋吉屋的經營數據遭遇了滑鐵盧。截至2017年7月,愛屋吉屋在上海和北京兩地的總成交量只有1400套,是歷史最高成交數據的1/10。同年底,鄧薇等人新做了“一樓房東”項目。

繼續死撐一年多后,愛屋吉屋涼了。

在前文提及的《2018胡潤大中華區獨角獸指數》中,ofo和愛屋吉屋均已被除名。同時被除名的還有曾經估值達300億元的魅族,以及曾經估值為100億元的團貸網。

事實上,除了以上4家獨角獸之外,還有不少獨角獸身處“負面旋渦”,就連估值高達3000億元的滴滴出行,也于2月15日宣布將裁員2000人。

難道,獨角獸真的“有毒”?

105亿传奇电子书
港澳3肖6码 云南快乐时时2019123 斗牛看4张牌抢庄攻略 福彩3d绝杀下期一码 云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手 老时时是否合法 五分pk全天免费计划 北京pk现场开奖直播 赚钱稳 好友二人斗地主 快三单双大小怎么分析的 网上真人龙虎技巧稳赢 万购彩官网 最新pt电子游戏网站 后三组选包胆技巧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