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紓困基金

作者:《支點》記者 蔣李點擊次數:1066   發布日期:2019-07-03

核心提示:被紓困的對象,得是經營正常且具有較好成長性、暫時存在流動性困難的上市公司。

 

位于武漢光谷生物城的人福醫藥集團。

 

很多人都知道小微企業融資難。如今,一些上市公司因擴張過快、控股股東質押比例過高,也面臨了流動資金不足乃至企業“易主”的風險。

為此,湖北省設立了上市公司紓困基金“新動能發展投資基金”(以下簡稱“新動能基金”),意在緩解民營上市公司資金困難、促進企業穩定經營。

截至5月23日,新動能基金已為人福醫藥、京山輕機解決了部分資金難題。據支點財經記者了解,近期至少還有8家企業將陸續簽約。

新動能基金有怎樣的成立背景?被紓困的企業就是“差公司”嗎?紓困方式、退出渠道又有哪些?且看本文一一道來。

 

股票質押催生紓困基金

 

上市公司流動資金不足的原因無非八個字:戰略失當、股票質押。

戰略失當容易理解,有些上市公司是涉足多元化產業,但成果不如預期,有些則是并購來的企業經營不佳,以至商譽“爆雷”,流動性承壓。

股票質押,則指上市公司股東作為債務人,將公司股票質押給券商在內的質押方,從而換得一定利率的貸款。

“與定向增發、發債等融資方式相比,股票質押手續簡單,是上市公司常用的融資手段。”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對支點財經記者說。

質押方給債務人放款時會設置平倉線,如股票價格跌至平倉線以下,且債務人不進行補倉、補充抵押物等操作,質押方就有權強制平倉。

“券商一般會讓客戶預留股份方便補倉,但去年股價低迷,很多客戶全補完都無濟于事。”一位券商公司工作人員對支點財經記者說。

出于政策因素及商業考慮,券商不到萬不得已都不會平倉。但極端情況下,部分公司可能因“強行平倉”而“易主”。

以湖北為例,去年11月底,湖北A股上市公司控股股東股票質押率超過90%的有14家。其中,不乏基本面不錯,但因股價下跌而出現平倉風險的公司。

為避免上市公司系統性風險,全國多地開始設立紓困基金。去年11月,經湖北省委省政府決策,湖北省國資委牽頭組建新動能基金,于今年3月正式運作。

除政府及國資平臺外,券商對紓困基金也頗為積極。

中國證券業協會表示,截至5月10日,57家券商承諾出資規模已達559.7億元,所投資標的涉及128家上市公司及其主要股東。

其中,總部位于湖北的天風證券也建立了市場型紓困基金,“天風證券紓困共贏1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規模達10.5億元。

紓困基金有一定幫扶性質,很難做到高額利潤,為何券商也趨之若鶩?

一位業內人士向支點財經記者解釋,在證監會對證券公司進行分類評價時,設立紓困基金的券商會有所加分,帶來的效益將遠大于業務投入。


被紓困的企業≠差企業

 

新動能基金采取“母基金直投+子基金”模式,資金來源由國資、社會資本組成,總規模將達到100億元。

一般的母基金管理人離最終項目較遠,紓困基金則不然。

以新動能基金為例,其子基金主要作用為放大社會資本,基金管理人湖北省高新產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北省高投”)要深度參與到投資環節中。

“紓困基金不能只關心收益,更要關注最終投向,因為后者才決定了紓困效果。”湖北省高投相關負責人對支點財經記者說。

新動能基金不僅要給上市公司解困,自身還要確保國有資產穩定增值,所以標的得是經營正常且具有較好成長性、暫時存在流動性困難的上市公司。

基于以上原則,該基金已確定了第一批、第二批共十個紓困對象,京山輕機、人福醫藥都在其中。

公開資料表示,作為首家獲得新動能基金投資的企業,京山輕機“因擴張過快、股票質押比例過高等原因,面臨著嚴重的流動資金不足問題”。

從該公司2018年報看,其控股股東京源科技及其一致行動人輕機控股股票質押比例為70%。支點財經記者曾就股票質押風險聯系京山輕機董事長李健,但截至發稿日未收到對方回復。

4月26日,新動能基金與京山市政府平臺公司通過認購可交換公司債券的方式,為京山輕機控股股東提供了2.4億元資金。

相較于京山輕機,人福醫藥的問題則以戰略失當居多。

2016年,人福醫藥收購美國制藥企業Epic Pharma。由于后者利潤出現大幅下滑,人福醫藥去年對其計提商譽及無形資產減值損失達31.03億元。

5月15日,新動能基金、人福醫藥舉行增資簽約儀式,新動能基金聯合天風天睿,按照1:1比例對人福醫藥旗下子公司湖北人福增資4.8億元。

其中,天風天睿為天風證券(601162)旗下私募投資基金,而人福醫藥為天風證券第二大股東,該交易頗有“內部支持”之感。

盡管人福醫藥控股股東當代科技股票質押比例達76%,但人福醫藥副總裁徐華斌向支點財經記者表示這“并不多”,“很多上市公司都90%了”。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來二級市場估值一定程度上進入了修復期,上市公司股票質押危機有所緩解,但也遠遠沒達到“無需紓困”的階段。

“很多上市公司依舊壓力頗大,未來新動能基金合作范圍和頻次將逐步增加。”上述湖北省高投相關負責人說。


紓困基金本身也要“防風險”

 

據了解,紓困基金投資模式一般包括參與定增、受讓上市公司(包括子公司)股權、定向可轉債/可交換債等做法。

由于紓困基金要“救急”,需履行內部決策及證監會審核等程序、流程相對較慢的定向增發,一般不作為主要方式。

從湖北案例來看,京山輕機為定向可交換債的方式,人福醫藥為受讓上市公司子公司股權并約定回購的方式,即“明股實債”。

在上市公司取得債券發行批文的情況下,定向債的速度是最快的。如未取得相應債券批文,人福醫藥這類形式則最具效率。

徐華斌介紹,基金投入的資金年均計息成本僅8%,同時也有回購約定,“未來我們將回購湖北人福的股權。”

值得注意的是,為實現風險分擔、引進更多社會力量,新動能基金每項投資都會引入外部資本,京山輕機為京山市政府平臺公司,人福醫藥則為天風天睿。

“我們要求這筆資金要真正投入到對公司主業發展有所助益的地方上去,這樣才有紓困的意義。”上述湖北省高投相關負責人說。

對部分上市公司而言,引入戰略投資者并非完全出于資金需要和化解質押危機,還有借助國資背景開拓業務的目的。

救助上市公司過程中,紓困基金本身也可能面臨風險。譬如,股票質押融資風險不僅取決于企業經營狀況,還取決于二級市場交易價格。

一位湖北券商人士向支點財經記者表示,為真正達到紓困目的,避免可能存在的道德風險、信用風險、流動性風險,紓困基金運營應堅持以下原則:

首先,投資時要根據出資方風險偏好,保證投資風險與收益的匹配;

其次,應建立完善的投研、風控和決策體系,對上市公司、股東和經營管理層進行全面細致的盡職調查后,再嚴格實施既定的投資策略;

最后,為防范單一行業出現系統性風險,紓困基金投資還要適當控制對于單一企業或行業的風險敞口。

采訪中,支點財經記者還提及了兩個業界關心的問題。

其一,新動能基金以幫扶為主,但是否有成為上市公司控股股東的可能?

上述湖北省高投相關負責人表示,紓困基金原則上是為解決上市公司的資金困境,不以控股為目的,但也不排除被動成為控股股東的可能性。

其二,有觀點認為政策性的紓困基金只是臨時性安排,當被紓困企業運營正常后便會撤銷,是否如此?

“紓困是個長期工作,針對IPO中‘三類股東’的清理、中概股回歸中的交易性事務、未來科創板的‘防退市’工作,政策性的紓困基金都有著先天優勢與巨大的發揮空間。”上述負責人說。(支點雜志2019年7月刊)

105亿传奇电子书
仓博国际娱乐 买马技巧 豪彩vip一分快三计划 2018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北京pk赛车开结果 上海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新浪网球 怎样避开计划连挂 斗地主单机版斗地主 买马48倍庄家赚什么 火爆通比牛牛手机版下载 电子投注单有实体票吗 分分pk10官方网站 北京pk赛车人工计划 北京pk10 5码计划 玩时时彩定位胆的技巧